查源小说 > 都市言情 > 葡萄糖酸钙(1v1 骨科) > 章节目录 同床共枕
    “否…臧叔叔”女孩低低喊着男人,一副软骨头地样子坐在地上。

    季否臧穿着印花衬衫,半出露出结实胸膛,手里还拿着戒尺,幽深眼眸直勾勾盯着女孩。

    季燃燃一眼就看见他手里戒尺,眼里浮现一丝惊讶,那是她藏在他房间抽屉最里面的戒尺,他怎么找到的。

    季燃燃起身替他接了杯水,手悬在半空,季否臧迟迟未接。

    臧哥从学校回来,脸上的脸色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刺冶就明白季燃燃犯了事,他早早洗漱好了去阁楼,住在阁楼唯一的好处就是隔音效果好,这是他最喜欢的一点。

    “季燃燃。”季否臧慢悠悠走了过去,扯过一旁的椅子,优雅坐到季燃燃跟前,左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把玩着戒尺,“这么喜欢替别人背黑锅,耶稣在世?”

    “也…没…有。”季燃燃说话都有些僵硬,硬着脸皮服软道。

    “否臧…叔叔,别生我气。”季燃燃低着头,一副认错样子,把手背在身后。

    房间只开了一盏台灯,暖暖的散在季燃燃身上,和身处阴影极具压迫感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

    “季燃燃你不觉得你该受点教训吗。”

    季燃燃见他将一双修长有力地手摊在她面前,接着轻轻抬了抬,示意她。

    “伸手。”男人命令道。

    “不要,不…要…,我怕疼,否臧叔叔换一个好不好。”

    一个竹片就怕成这样,季否臧接着冷冷道,“别让我说第二次。”

    遭了,否臧叔叔好像更生气了。

    季燃燃眉头皱了皱,缓缓抬头对上那双好看的眼睛,不容抗拒。

    在两人素未谋面时,季燃燃就自动给对方上了一层美好滤镜,她一直憧憬对方会是位脾气好且耐心的长辈,因为爸爸的脾气好像就挺不错的,但是事实并非如她想的那般。

    这个人总是逼迫她做一些她不喜欢的事情,好像除了嫌弃她就是吼她。

    但奇怪的是,他总是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这是什么感觉,她说不上来。

    似乎被爸爸说中了,他会保护她,或许是来自血缘关系的依赖与信任。

    季否臧见她最后撇过了头,缓缓伸出左手伸到他的面前。

    季否臧一把攥住女孩纤细的手,软软的,手指悄悄捏了捏,丝毫没给对方逃脱的机会。

    一共叁下,竹片与掌肉的拍打声,在房间响起,力度不重也不轻,女孩的掌心肉眼可见的红了。

    手还被男人握在手里,季燃燃感觉掌心传来一阵冰凉触感,季否臧修长指尖在女孩泛红的掌心慢慢摩挲打着圈。

    季否臧:“下次可就不止叁下。”

    季燃燃闷闷道:“知道…了,否臧叔叔。”

    说完,季燃燃的手就被他一把甩开,起身离开房间。

    “哐…哐…”

    门一直没被人打开,季否臧转过身,手中戒尺敲了敲门把手。

    “季燃燃。”

    “怎么了?”低头收拾东西的女孩看了过去,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一瞬想到了什么。

    “过来,开门”

    这几天关门的时候都能听到门咔嚓咔嚓的声音,难道偏偏这个时候,坏了吗?

    季燃燃走过去,腾出右手在门口拧了好几圈手都犯软了,干脆拍着门试图得到求救,喊了好几声刺冶,仍只有无声的沉默。

    “否臧叔叔”季燃燃尴尬回头看着脸色淡然自若的季否臧,手指着门道,“门好像坏了。”

    半晌,季否臧拉长声音嘴角含笑“那怎么办,床可只有一个。”

    季燃燃耳朵一热,他出不去遭殃的可是她,早不坏晚不坏,她才不要睡地上。

    女孩的表情神色被他看得透彻,他要是看不出来,这些年他可是白活了。

    季燃燃猛的扑倒床上,立马将被子裹在身上,只露出一个脑袋。

    “否臧叔叔”

    “柜子里还有床被子,那今晚就委屈你睡地上吧!”

    她倒是给他安排的明明白白。

    “滚下来。”季否臧嘴角擒着笑,看着床上裹成的粽子女孩。

    “不要。”说完,季燃燃躲进被子里捂住了脑袋。

    “在我沐浴完之后你最好把床给我收拾腾出来。”说完,季否臧没等她回复,转过身打开女孩的衣柜,打算沐浴。

    “等等…”

    季燃燃话刚到嘴边,可是已经晚了,一大堆衣服排山倒海般倒在他身上,被季否臧接在怀里,胸罩和内裤掉的到处都是,他手里还握着她的内裤。

    季否臧拧眉,“季燃燃!”

    “是你要开的,又怪我。”

    “不许回头,睡袍我给你拿。”女孩红着脸,低头捡起散落在一地的衣服,羞着脸拽过男人手里的衣物。

    烦死了,今天倒霉的事都让她碰见了。

    女孩又重新一股脑将衣服塞了进去,小小的身子埋在衣柜里。

    撅着圆润屁股手不停在里面左塞右挂,扭的像只四处逃窜想要躲起来的断腿猫,敢这么明目张胆在她面前做这种姿势,要是换做其他男人,早不知被人操了多少遍。

    在东南亚当一个女人背着身子臀部扭着正对男人,可算做性暗示,请求对方后体插入。

    小屁孩就是烦,刚刚居然还敢来怪他,要是今晚她不把床给他睡,他不敢保证会不会把她关进柜子里过夜。

    季否臧不耐烦解开衬衫上没剩几颗的扣子,墨金眼眸染上一股说不清楚情绪,盯着还在继续收拾不停的断腿猫,他上去手扒着柜子门口“够了,别收拾了!衣服给我。”

    季燃燃还以为是他等的不耐烦了,从他手臂钻了过去,刚从旁边柜子里拿出一件大号睡袍,就被季否臧立马从手中抽走,浴室的门嘭的声关了上去。

    留下背后表情一副莫名其妙的季燃燃。

    最后季燃燃还是把床让给了他,虽然被子还剩一床,她试了试,但是被子对折刚好够她躺一半睡一半。

    “阿嚏”

    ……

    “阿嚏…”

    房间内留了盏小灯,躺在床上的季否臧根本没有睡着,视线飘向地上圈成一团的小家伙。

    “阿嚏……”

    季燃燃睡的模糊,只感觉后背有些发凉将被子裹的紧紧的。

    骤的她突然感觉身体失去引力,腾空而起。

    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季否臧单手抱到床上,再被季否臧揽她的时候衣服就她被蹭了上去,腰就这样被一双大手季否臧揽着。

    季否臧掌心触感清晰,季燃燃肚子软软糯糯,比那次在床上摸到的小肚子,现在比起来多了些肉感。

    看来他不光养畜牲可以,养养小孩人玩儿也挺有意思的。

    季否臧:“睡觉。”

    “要是明天敢让我闻见苦药味,你等着徒步走去医院。”

    说完男人抽开女孩腰上的手,那一瞬两人都身子顿了顿。

    季燃燃身子紧绷,不敢出声,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她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捏起被子一角见眼泪悄悄抹去。

    她哭不是因为伤心,也不是因为害怕,她和别人身体敏感点不一样,她身体最敏感的地方不是腰也不是脖子,而是胸。

    每次给自己洗澡的时候她总是避开,她捏过自己的,很软,轻轻一捏粉嫩的乳头会反应,忍不住想哭的那种。

    她甚至还去检查过,医生说是悲伤乳头综合症。

    她觉得羞耻一直没敢给爸爸说,上体育课身体难免会发生碰撞,好几次她都忍了下来,有时候实在憋不住就跑去厕所自己哭一会儿就好了。

    上次在芭提雅也是,难过是一部分原因胸被人舔受刺激也是一部分。

    季否臧手伸回来后手一直没动,刚刚他触碰到的是女孩柔软的乳房,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滑过,身为男人本能地反应过来那是女孩最私密的之一。

    养了这么久,敢这么小气来和他哭,他可能马上给她踢下去。

    早晨,最先醒来的并不是向来觉浅的季否臧,而是季燃燃。

    季燃燃只感觉昨晚自从睡到床上后,睡的格外舒服,她此时一动也不敢动。

    她的上方就是男人放大几十倍的睡颜,耳边是季否臧均匀的呼吸声,而她四肢都伸进了男人的睡袍。

    她就这样睡在他胳膊上,他搂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怀里,手还停留在肌肉线条流畅的腹肌上,侧着身子纤细的一双腿探入男人睡袍,并拢蜷在男人有力的大腿上取暖。

    季燃燃不敢想等会儿季否臧发怒的样子,要是被看到,她肯定死定了。

    季燃燃缓缓抽出四肢,动作很轻,花了好长时间才终于解脱了出来,女孩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慢慢将身子侧向另一边。

    还未调整到舒服的角度,身后的人立马紧贴了上来,蹭了蹭女孩柔软头发,将她圈在怀。

    季燃燃背后紧贴着季否臧温热的胸膛,若不是耳边传来轻轻的呼吸声,季燃燃还真以为他是在装睡,睡意不知不自觉又卷袭上来,闭上了眼睛懒得反抗。

    季否臧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边逃走了一般,丝毫没有察觉是怀里的季燃燃,侧过身子又将东西抓了回来,嗅了嗅确定是他的东西后,担心东西又掉了,眷恋不舍紧抱着怀里的东西又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快了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