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源小说 > 其他类型 > 戒燥(伪骨科、强制) > 章节目录 精液拌面(慎 he huan 2.com
    祁乔郃只穿了一条内裤,而方梨是裸体在他怀里睡觉,他的腹部还有后背上有几条极深的伤疤,现在已经愈合结痂了。

    方梨背着他,紧紧地并拢着双腿,大腿内侧酸痛无力,突然有只手扒动了她的肩膀,把她的身子翻向在了正面,还在惊恐未定的时候,祁乔郃欺压而上,面无表情盯着她,伸手捏住了她的脸。

    脸颊两侧的肉向里挤压,方梨的嘴巴被迫成了“o”型。

    “身上的伤全是你找人打的,喂不熟的白眼狼,吃了我这么多精液,还在背后干着蠢事。”

    祁乔郃松开了手,掰开了她的双腿,方梨脸颊上有清晰的五指印,红着眼求饶,她现在只想休息,“不能再做了,下面会烂的。”

    “小逼耐操的很,怎么会烂呢!”祁乔郃提起她的大腿架在自己的腰侧上,低眸看着被他咬破皮的奶头,血迹已经干在了上面,“想我帮你抹药?”鮜續zhàng擳噈至リ:yedu1

    见她吸着鼻子不说话,祁乔郃没什么耐心地往她奶子上扇了一巴掌,“说话,哑巴了吗?”

    方梨疼的一缩,“想。”

    这会儿祁乔郃的心是不会软的,一想起她这样对待自己,他就觉得她可恨,不接受他的喜欢可以,但她凭什么要把他送进监狱,让他一辈子都见不到她,“抹药行啊,但前提是鸡巴要塞在你嘴里。”

    任凭她怎么挣扎,祁乔郃掐着她的脸,迫使她把嘴巴张开,握着阴茎粗鲁地塞进了她的口腔里,把她的喉咙当成生殖器官一样,一插到底。

    牙齿来来回回的剐蹭过阴茎,太多泪水从方梨的眼眶中流出,滴在了床单上,犯着恶心分泌出更多的唾液来,阴茎浸泡在唾液里,抽出一半顺带着拉丝的唾液一并暴露在空气中,裹着唾液的阴茎滑润光亮,又迅速地再次插进方梨的喉咙里。

    祁乔郃发疯地前后摇晃着方梨的肩膀,方梨软趴趴地仰着脑袋,头昏眼花整个身子都快散架了。

    只听见他狂躁的诘问声,“还敢不敢再惹我生气!还敢不敢?!”

    在祁乔郃一个多小时的折腾下,他又射出了一大波的精液,这次全都射进了方梨的口腔里,被迫让她一滴不漏咽下了骚腥味的精液。

    泄完一次的他,起身去拿药箱了,方梨被他欺虐的没骨头似的倒在了床上,虽然还在训她但祁乔郃动作还算温柔,轻轻地往她奶子上抹药。

    方梨胡乱地用手背擦着眼泪,“呜疼……”

    “被我咬破了能不疼吗?听话点,不然有你受的。”

    方梨乖巧的点头,怕他不高兴,“嗯听话,我知道错了。”

    “睡觉老实点,平躺着睡,压到奶子了不仅药被蹭掉了还痛死你,知道吗?”祁乔郃帮她抹完药后,正在收拾药箱,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伸长手臂一把拿过,看了眼是谁打来的电话,然后将手机递给了方梨,“你妈打来的,快接。”

    祁乔郃帮她开了免提,在他的注视下,方梨控制不住哽咽的喊了声妈。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了她的哭腔,“怎么了梨梨,听起来怎么像哭了一样。”

    方梨瞥了一眼面前的祁乔郃,没给自己什么好脸色,“没有,妈这么晚了,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告诉你,我和你叔叔下个月回国,你和哥哥想要什么礼物,妈妈帮你们买回来。”

    “不用了,我困了先挂了。”

    “哦好,回国见。”

    方梨和她妈妈并没有很深的感情基础,所以她在国外忙事业,方梨在国内也并没有很想她,基本上也不怎么联系。

    祁乔郃把她手机丢在一旁,警告她,“在我身边安分点,在你妈面前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别说。”

    就像祁乔郃所说,他真不让方梨这个星期去学校了,隔天早上祁乔郃埋在熟睡的方梨身上把她给亲醒了。

    “你怎么一大早就亲我。”刚醒来,方梨声音软糯糯的,似乎还没有睡醒。

    “你身体都是我的,我亲你怎么了。”祁乔郃听的心都要融化掉了,但表面装的还是很威严,把手中的碗“啪”的声放在了床头柜上,是一碗面条,上面有他乳白色的精液,与汤融合在一起。

    祁乔郃边穿校服,边说:“喜欢干蠢事,那就多吃点精液,补下脑。”

    “不吃可以吗?”方梨看了一眼碗里的面条,把脑袋缩在了被子里,害怕看他生气的模样。

    祁乔郃穿好校服,坐在床沿边,把她盖过头顶的被子扯下来,不给任何的商量余地,“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默了一分钟,方梨不情不愿地端起了碗,强忍着恶心将面条一口接一口地吃进口腔里,有时候实在恶心到反胃,会有干呕的反应,祁乔郃双手撑在床上,仰着身子不动声色的斜睨着她。

    吃完面后,祁乔郃嘱咐她,让她在家老实呆着,下午放学回到家要是看见她没在家里,她就完蛋了,手机也被他拿走了,不让她玩。

    待祁乔郃走后,方梨快速下床去了浴室,在马桶前,把食指伸进口腔里抠挖深处,催吐出刚吃进去的面条。

    全部吐出来后,方梨站在镜子前拼命地刷牙,拧着眉闷闷不乐。

    —

    祁乔郃找借口说方梨生病了,替她请了假。

    下课时间,祁乔郃坐在座位上埋着头认真的在写作业,忽地闵元辞坐在了他的面前,与他搭话。

    “你伤好点没?”发现他的时候,浑身是血,看着瘆人。

    祁乔郃浅嗯了声,脑袋没抬起来。

    闵元辞若有所思的说:“你下午急着走吗?”

    “挺急的。”祁乔郃下意识回答。

    “能不急吗,可以代替我去趟我表妹学校开个家长会?”

    祁乔郃抬起眸,反问,“你怎么不去?”

    “她那个班主任太嘴碎了,我没耐心坐在那儿。”闵元辞的爸妈也不爱去因为丢面子,他表妹在学校里很不听话,每次那个班主任都会劈头盖脸的教育孩子的家长。

    他接着说:“我想去你家找方梨,她和我闹掰了,但我现在不计前嫌的想要与她和好如初,毕竟玩了这么久了。”

    “家里着火了,我们现在换了个房子住。”祁乔郃写字快了许多,堵着气,“还有家长会你自己去开。”

    闵元辞赫然,“啊那你现在在哪儿住。”

    祁乔郃:“我不知道,我和我家不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