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源小说 > 都市言情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年下,1V1H) > 章节目录 30、当着同学的面在被子里偷偷操逼(H)
    闻听抱着谈唱上去,谈唱还挺好奇。离开学校太久了,又重新找到睡上铺的新奇感了。

    她笑说男生被窝可是个盲盒,别一股十年没洗澡的味。

    闻听说,试试不就知道了。

    谈唱掀开被子躺下去。

    满鼻清爽干净的皂香,符合他一向的气质。

    学生床太小,一米二宽两米长的单人床,装下一米八身高的闻听已经挺费劲。他坐在床尾看女人像个好奇宝宝似的东摸摸西瞅瞅。

    墙上贴了一排粉色卡通小挂钩,挂着个素色收纳袋,里面装了内裤袜子,还有一些充电器小玩意什么的。

    谈唱问,“挂钩不是自己买的吧?”

    闻听挠挠头,还真不是。

    她酸道,“准是女生送的。”

    “记不清了。好像是吧,有一次收拾东西问社团人有没有挂钩,一个学妹给我的。”

    她瞅着粉萌的挂钩,“你行情不错。”

    “……就一个挂钩,别上纲上线。”

    “我不信就一个挂钩。”

    闻听想了下,好像后面又送了我个抱枕。

    东西呢?

    没要。

    为什么不要?

    闻听像逮住狐狸尾巴似的露出一侧酒窝,跟着盖上被子握住谈唱脚踝,“你在吃醋么?”

    “切。”谈唱飞了一个白眼。

    两人分坐床头床尾,合盖一张被子,双腿在下面交迭。闻听顺着脚踝往下拉,让谈唱坐在她身上。谈唱呀了一声跌在床上。闻听摸着她裤腰往下脱,“没有别人,唱唱,第一管都射给你了呢。”

    谈唱说,我没问,你少自作多情。

    闻听笑着不说话,身子已经先压了下去,用嘴剥开谈唱的衣领,拱在她脖颈上吹气,边舔边叫她名字。谈唱咯咯笑着喊痒,闻听扯下她裤子甩在一边,手覆上底裤。

    大掌隔着底裤轻拍小逼,不多时就把肉穴揉湿了。

    谈唱也隔着内裤去揉他鸡巴,刚一碰才发现他比她都先流水了。她笑他,闻听倒是坦然,主动把性器往她手里放。

    两人上面交换着唾液,下面互相抚摸,没一会呼吸就纠缠在一起逐渐失了节拍。

    闻听半撑起身子,鼻尖碰碰她的,“以后别给我钱。”

    “一把一利索。”

    “别想着跟我利索。”

    嘭!

    突然防盗门被人从外面踢开,撞到床边的铁围栏上,跟着一个粗吼的声音,“妈的太沉了!”

    是一个男声,谈唱下意识揭开被子蒙到头上整个人躲进去。

    闻听下半身光着在被子下面,上半身还穿着衣服,他从上铺坐起,尴尬地说,“啊,你,你回来了。”

    靠!

    一双微凉的脚竟然攀上他大腿,脚趾朝他腿间滑动。

    闻听按住不安分的脚腕,警告性地握了握。

    印漱衡说整整两箱矿泉水,京东大哥最近太懒了,平时都送上楼。他拧开杯子喝了口,没水了,他过来坐在闻听桌旁拿起闻听水杯咕嘟咕嘟灌了满肚子,打着水嗝仰头说,“嘛呢?脸那么红,空调温度挺低啊。”

    “没,没干什么。”闻听胡乱说着,顺手抓起床脚的一本书,“看书。”

    于是他松开谈唱脚踝,装模作样翻开书。

    没了桎梏,女人得逞地往上探,最后轻踩在他挺翘的鸡巴上。

    火热的柱身卡在微凉的趾缝里,别提多刺激。谈唱上下滑动脚趾,又用两脚包着粗壮的肉棒撸动。

    闻听太阳穴旁的血管突突地跳,就和鸡巴上的血管一样贲张。

    “什么书?”

    闻听定眼一看,这才发现书都拿反了。

    “社会……统计学。”

    小脚动得越来越快,从肉棒根部往上挪,脚趾甲往他微张的马眼里探,蹭了一脚黏湿的前精。

    隔着被子闻听一把握住她的脚扣在鸡巴上搓动,女人比他用力,撸了一会就踩在鸡巴根上轻轻震动。

    她双脚像是小猫爪子踩奶似地在他大腿根和下腹还有鼠膝处反复游走,最终双脚一起踩在肉柱上。

    闻听面色潮红,一行字都看不进去,印漱衡还不走,赖在他椅子上边发信息边和他聊天。

    “开题报告借我抄抄。”

    “……”

    谈唱用脚心压着龟头打转,激得闻听直往上挺腰送胯。

    “服了,学姐给我的课题我里外看不懂。”

    “……你。”

    鸡巴硬到要爆炸,谈唱再踩几下他就要射了,突然小脚踩着他膝盖,女人整个人往下扭到他胯上,双腿往他腰间一盘。

    闻听说,“你,你好福气,有人直接给你课题。”

    “白帮学姐打杂查文献?总归要点好处。”

    “都有了学妹……还,还和师姐拉扯。”

    不知道女人窸窸窣窣在被子下面干什么,反正闻听正要找回理智,下一瞬龟头就蹭上了软嫩的逼口。

    她竟然主动把小穴送上来!

    就在外面有人的情况下,在被子里露着逼贴他鸡巴。

    闻听往后挪了挪,花费十二分力气控制理智去回答印漱衡的问题。

    “送上门,不扯白不扯。”

    “开题报告……”

    闻听刚说四个字,又中断。谈唱跟着他往前,小腹一凑,穴口一下含住了半个龟头。硕大的顶端陷入肉缝,顷刻间被吸附。闻听魂魄都要被吸走,根本拔不出来,他说,“我……也没写完。”

    跟着最后一个字,逼口彻底包住了阴茎,用逼肉将粗长一根吃下,然后大胆地拉扯抽动。

    闻听按在她小腹位置想制止,她更来劲,扭屁股画圈用嫩肉去磨肉棒,顺时针一圈,再逆时针一圈。肉棒泡在温润的穴道内被绞紧再嘬吸。闻听再也受不住,边说边小幅度抽插起来。

    印漱衡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这些废话!

    眼看他就要坚持不住了。闻听咬紧后槽牙,颊边肌肉微颤。他想骂人,这女人太胆大包天,使劲用穴去肏他,夹着鸡巴擦蹭,她就是笃定他不敢大动作,才来挑逗。

    印漱衡再一次从手机里抬起头,疑惑,“你今天说话怎么断断续续?”

    “……热。”

    “发烧了?”

    印漱衡好心地踩在椅子上站起来凑近上铺的闻听。此时谈唱猛然加速,主动套弄鸡巴,闻听浑身一抖,忙摇头,没有没有。

    印漱衡刚一矮身坐回椅子上,闻听拉起被子下面的两条长腿耸腰猛顶了几下,抗拒着骚逼的吸吮往甬道深处插去。

    女人腿张更大,一脚蹬在墙上,把腿心敞开给他磨。

    印漱衡玩着手机说,“怎么还不来?”

    “什么?”

    “我小姨给我送点东西。”印漱衡发了两条微信,去哪了?不是在寝室等我么,我拿个快递功夫你人呢?

    嗡嗡。

    他吓了一跳,看着闻听桌上闪亮震动的手机。

    印漱衡不确定,又拨出一串号码。

    叮咚刺耳的铃声大作。

    谈唱倏地收缩小穴,闻听差点交代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