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源小说 > 都市言情 > 浪漫血液【GB 4i BDSM】 > 章节目录 049缺失
    时间线:五年前

    钟轻斐第一次看秦景文穿校服,像个真正的高中生一样,她这才发现,秦景文似乎没上大学,她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关心秦景文,她轻轻地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副导演认识钟轻斐,对于她在边上看着,没有任何意见,毕竟是衣食父母,何况,圈内谁不想搭上斐然娱乐,投钱爽快,不计较回报率。

    虽说不计较,但,真没几部亏本的。

    没赚着钱的电影,都拿了好奖,怎么合计,都是不亏的,还真是好眼光。

    影帝影后视帝视后也出了一堆,合约到期不续约的艺人,提起斐然也从未说过一句坏话。

    钟轻斐年纪小,却从未有人敢轻视她,不仅仅是她身后的钟家,更多的还是她本身。

    胆大心细有眼光,艺两手抓,她知道年轻人喜欢看什么,也知道奖项偏爱什么类型的电影,更会给新人机会。

    有钱人掌握话语权,钟轻斐有钱,更有品。

    “钟小姐,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过来玩儿的,你们拍你们的。”

    钟轻斐基本不会去探班,不管是斐然投了多少钱,还是有多少斐然的艺人在剧组,她除了偶尔参加开机仪式或者杀青宴,其他时间概不会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要不是为了秦景文,她必然是不可能在剧组呆上大半个月的。

    副导演使了个眼色,助理立刻搬了把椅子过来。

    “那钟小姐,您坐这儿,我们忙去了。”

    “嗯,谢谢。”

    钟轻斐划开手机,偷偷对着秦景文,拍了几张照片。

    他站在树下,拿着剧本,认真地倾听副导演的讲话,金色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倾泻在他的身上,整个人看起来都异常的柔软乖顺。

    浮尘在光中都有了形状,微风轻轻吹起秦景文的衣袂,似是察觉到有人在望着他,抬眼,对上钟轻斐的眸光,又忽地低下脑袋,耳垂悄悄泛红。

    秦景文校园内的戏份并不多,重头戏是他预感妹妹出事了,急匆匆地回家。

    其余的,都是些校园生活片段。

    只不过,秦景文演起来似乎有点别扭,不是说演得不好,但总觉得痕迹过重,代入感不好,像是不会和朋友相处的感觉,行为和表情有一种很强的割裂感。

    拍了叁四遍,副导演都不满意,甚至连秦景文的笑容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虽然秦景文是新人,但钟轻斐这个斐然董事在,加上王导特意提起过,秦景文的演技完全没什么问题,副导演也不好说狠话,过多苛责,只好宣布先休息十五分钟。

    “景文,这场戏对你来说,很难吗?”副导演很不解,在他看来,校园戏份是秦景文所有戏份中,最简单的。

    秦景文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确不清楚怎么当一个正常的高中生,如何和同学们相处,他可以演出来,但他也知道演出来的效果不会那么好。

    他感到很抱歉。

    “对不起。”

    副导演一见秦景文这样,心里再大的火气也消了一大半了,能怎么说呢。

    “你休息休息,调整一下状态,前几条有能用的,你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回来以后,我们再拍一条。”

    “好。”

    秦景文找了个角落,没让小孔跟着,也没去找钟轻斐,单独的,一个人坐在操场主席台的阴影处,像个被人抛弃的小可怜,手中的剧本被他翻了一遍又一遍,纸张都卷了边儿。

    钟轻斐不动神色地坐到他身侧,没说话,只是单纯地陪着他。

    “姐姐,我演不出来。”

    他没经历过,所以,他演不出来。

    他不知道青春期的少年是怎样的模样,不知道“朋友”的含义,周遭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如同幻境,是虚构的、想象的,不真实的。

    他好像,也没别人夸的那么厉害,他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演,却不成想,现实给了他一个狠狠的重击。

    钟轻斐默默将手搭在秦景文不安的手背上,轻轻拍抚。

    递过去的手机屏幕上,是她和钟轻然高中时期的照片与视频,她不知道有没有用。

    秦景文的另一只手接过钟轻斐的手机,仔仔细细地看着。

    在还没进组前,他找了很多的资料,电影、电视剧或是纪录片,有关于高中生活的,他也在校门口观察过真正的高中生,青春、活力、欢乐。

    但他无法感同身受。

    这些视频里的钟轻斐和现在无异,一样的开朗活泼,有很好的朋友在身边,会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也会为了学习而苦恼,像千千万万的普通高中生一样。

    又或许是因为视频里的人,是钟轻斐,秦景文的内心有一丝丝的触动,他会想,如果认识高中时期的钟轻斐,如果和她做好朋友,他会多么开心。

    钟轻斐看向远方湛蓝的天空,有些许发呆,情绪莫名复杂,似乎是心疼,又像是惋惜,她不知道秦景文到底经历过什么,但从细枝末节上可以得出,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她也不清楚,这么多年来,秦景文都是怎么过来的,还记得第一次在他手机里存号码时,里面没有一个与亲戚有关的称呼,也没有爸爸和妈妈。

    “秦老师,导演喊您上戏。”

    小孔一溜烟地小跑到秦景文身前,看到边上的钟轻斐,吓得一时噤了声。

    钟轻斐有些好笑地看着来人,自己也没这么可怕的吧。

    她当然不可怕,但哪个打工人看到老板,不会自然而然地肃然起敬,更何况还是大大大老板。

    “钟小姐好。”小孔九十度鞠躬,大声打招呼道。

    “你好。”

    秦景文起身,对钟轻斐说:“我先去拍戏了,钟小姐,谢谢。”

    “嗯。”钟轻斐一视同仁,平淡地应了一声。

    这一遍,秦景文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副导演眼前一亮,总觉得这才是他真实的水平,属于那种只要通了,灵气就会源源不断的类型。

    也不知道,这短短十几分钟,秦景文是怎么突然抓到关键点的,至少比前几遍完全抓瞎的情况好太多了。

    “cut!”副导演在监视器后喊完后,对着秦景文说,“景文,这次状态很好,我们再拍一遍,保持住。”

    秦景文点了点头,表示知道。

    接下去的场景,秦景文过得都很顺,副导演想,可能就是一开始没入戏吧。

    “收工!”

    拍了整整一天,大家都疲惫不已,好在进度没落下,甚至比预想的还要快一些。

    “景文,辛苦了。”

    “大家辛苦。”秦景文很怕自己拖进度,尤其是整个组都跟着他一个人,他拍不好,对大家来说都是煎熬。

    副导演助理在副导演耳边低语了几句,副导演立刻拿起大喇叭,喊道:“秦老师请全剧组吃甜品啦,找那边的工作人员领啊。”

    现场响起此起彼伏的“谢谢秦老师”,而当事人,一脸的不知所措,像被蒙在鼓里。

    “景文,破费破费。”

    最终,秦景文也只是憋出一句:“不破费。”

    小孔手上也提了一份小蛋糕和特色糖水,虽然他并没有收到秦景文的指令订餐,但他也理所当然地认为是秦景文订的。

    “谢谢秦老师。”

    “不用谢。”

    两人朝着剧组准备的保姆车走去,一路上收获了很多声“谢谢秦老师”,秦景文一一点头回应,“不客气”。

    回酒店的路上,秦景文坐在后排,无暇欣赏沿途的风景,拿着手机,盯着和钟轻斐的聊天界面良久,打下。

    【秦景文:姐姐。】

    【钟轻斐:收到吃的了?】

    果然,出来钟轻斐,没有别的人了。

    【秦景文:嗯,谢谢姐姐。】

    【钟轻斐:不用谢。】

    【钟轻斐:回来了?】

    【秦景文:嗯,在路上了。】

    【钟轻斐:待会儿空了过来。】

    【秦景文:好。】

    小孔通过后视镜,看到秦景文盯着手机屏幕出神,唇角微勾,好奇心作祟,问道:“秦老师,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嗯,很开心的事。”

    小孔还是第一次见秦景文这么外露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好神奇,看来真的是特别特别开心的事情了。

    回到酒店的秦景文,一刻不停,避开小孔和剧组其他人的视线,直奔1606。

    “姐姐。”

    秦景文一把抱住钟轻斐,额头抵着她的肩膀,胡乱地蹭着。

    钟轻斐也任由他抱着,抬手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背脊。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

    不知过了多久,秦景文拉开一点距离,额头相抵,一字一句地说:“姐姐,谢谢你。”

    “不用谢呀。”

    钟轻斐不认为这点小事也要谢,但既然是小孩儿的心意,她就全都收着。

    “对了,”钟轻斐拉过秦景文,坐在沙发上,认真地注视着秦景文,严肃问道,“你想读书吗?”

    听到钟轻斐的话,秦景文微微一怔。

    “不管你想不想,都要读!”

    钟轻斐见秦景文沉默不语,以为他不想,但为了秦景文着想,钟轻斐打算独断专行。

    “不过,可能没办法去学校上课,我会找老师给你上。回去以后我问问有什么办法把你送进私立国际学校,你户口不是京市的,有点难办。反正,高中是一定要读的!毕业证也是一定要拿的!知不知道!不要觉得圈内有那么多学历低的人,凭什么你就要学习,这不是个什么值得学习的优点。学历不等于能力,但也不能没文化。听懂没?”

    钟轻斐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秦景文听得一愣一愣的,只知道点头。

    “真听懂了?”

    “嗯,听懂了。”

    “不过,你想读书吗?”

    钟轻斐又不死心地问了一遍,原以为秦景文还是不会回答。

    “想的,我想的。”

    秦景文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形容他现在的心情,钟轻斐为他做的一切,他都没办法去偿还,很久没有人这样地为他着想。

    “想就好。”

    钟轻斐松了口气,毕竟秦景文是成年人,就算强迫他学习,如果不是自愿的,也是收效甚微,但他想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能看出来,秦景文对高中生活的向往,对学习的渴望。

    钟轻斐望着秦景文深邃如海洋的眼眸,在心里对他说,

    “你缺失的一切,我都会补上。”